外孙的“爱情”

2018-05-17

         学校离我们家虽不远,但老伴儿考虑到外孙才9岁,便主动承担起接送任务。这天我听到老伴儿从楼下传来的脚步声,放下手中的家务活,赶紧开门恭身迎接:“皇后、皇孙请进。”“别开玩笑了,瞧你外孙小小年纪,心里都想些什么?”老伴儿脸色沉似水地说。

         我问外孙怎么了,他悄悄地告诉我,他们班新来了个女同学,长得挺漂亮的,他要和她交朋友。听外孙如此一说,我反而怪老伴儿了,同学之间交朋友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

         一个月后的一天,老伴儿突然接到外孙班主任的电话,让她即刻到校去一趟,一时不知外孙闯了什么祸,老伴儿忐忑不安地骑上摩托车到了学校。

        “请看看这封信吧。”班主任让老伴儿坐下,一脸严肃道。

         老伴儿接过信,全文开门见山:“××同学,我爱你,我要和你结婚。”阅完信老伴儿一下子明白了班主任让她速到的缘由了。自己外孙子做的事,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呢,只有任凭老师数落了。

         班主任在一番既严肃认真又诚恳激动的批评后,让老伴儿带外孙回家好好进行调教。

         下班回家的我,瞧见老伴儿坐在客厅餐桌旁生闷气。推开卧室门发现外孙跪在地上,这情势不用说,又是外孙捅娄子了。我先向老伴儿了解情况,而后劝说,家教不能搞急火,否则就会适得其反,来缓解老伴儿的怒气。在我一番劝说下,老伴儿激动高涨的情绪有所降温,但老伴儿为今天发生这样可笑的事仍然引以为羞,脸上依然可读出深深的忧虑来。

         安慰了老伴儿,我又走进卧室内,拉起外孙,并递给了他一个橘子,外孙看着我充满温情的双眼和慈祥的笑脸,便突然扑到我的怀里,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,从外孙的哭声中,我感觉出外孙仿佛是在说:“我爱一个人,难道错了吗?”

        我不想过多地指责他什么,当然我有责任去正确引导他。于是我对外孙说:“爱一个人没错,爱谁也没有年龄限制,而且谁都有爱和被爱的权利,但是你要知道结婚要礼服、婚纱、戒指,还要有自己的房子、汽车、花园,这要花很多很多钱,可是你现在什么也没有,你要和这位可爱的女孩结婚,从现在起就得努力学习,将来才有希望得到这一切。”

        外孙听了我中肯的话语,居然从我怀中像个大男子汉似的站起来,擦干眼泪,点点头,向我发誓一定好好学习,争取早日实现自己愿望。

        有了动力的孩子,学习就是不一样,原来很担心我外孙继续演变滑坡的班主任,不久来电道喜,说我外孙经历了那次事件后,像变了个人似的,并且经民主推选当上了班长……

        班主任好奇地问老伴儿采取了什么样的家教,老伴儿正准备说这要归功于她体罚的结果,我赶紧接过电话,毫不保留地和盘托出。班主任听后深受启发,老伴儿闻说更是不敢想象,看来家教也得与时俱进呀!    

        (摘自《老同志之友》2018年1月王惠玲/文)


上一篇:阿难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